理财浮亏8423万+子公司陷诉讼 保税科技上半年净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对于这句话的含义,保税科技(600794,SH)或许比普通投资者理解更深刻。

8月14日晚,保税科技发布了2017年半年报,尽管公司上半年营收达到3.35亿元,但是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出现了8692万元的亏损,同比上期下降422.22%。

公司解释称,业绩亏损主要是两个原因所致,其一是旗下一子公司上海保港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保港基金)以及孙公司上海保港张家港保税区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家港基金)账户浮亏8422.67万元;其二则是保税科技另一子张家港保税区长江国际扬州石化仓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州石化)因涉诉计提预计负债1708万元。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吴 凡 每经编辑 宋思艰

每经记者 吴 凡 每经编辑 宋思艰

旗下两基金浮亏8423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保税科技的主营业务主要包括:码头仓储、化工品贸易及代理,其中,码头仓储板块为公司营收重要组成部分及主要利润来源。

不过,为了完善产业布局,逐步扩大公司规模,保税科技于2014年开始,逐渐将目光投向了投资基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保税科技过往公告发现,2014年10月9日,保税科技公告称,其将在上海自贸区设立上海保港基金,后者经营范围包括:投资基金、投资基金管理。

据了解,上海保港基金注册资本为5亿元,保税科技占总出资额比例的90%,张家港保税区扬子江锦程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和上海银鹰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各占总出资比例的5%。

此后在2015年,上海保港基金内部股东通过股权转让,最终保税科技持有上海保港基金100%股权。同年,上海保港基金又在张家港保税区设立了其全资子公司:张家港基金,注册资本为3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保税科技通过股权投资挖到的第一桶金同样发生在2015年。这一年,保税科技过现金1.3亿元认购苏州高新定增共计1364万股,认购价格为9.53元/股,此外,上海保港基金还使用自有资金2500万元,认购苏州爱康能源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股权,持股比例为1.25%。

而保税科技2015年报告显示,当年上海保港基金使用自有资金获得投资收益6218.36万元,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当年保税科技的净利润最终才2456万元。

实际上,投资收益并不能作为公司实现盈利的长久之计。记者了解到,在2016年,保税科技的投资收益已经相较2015年开始出现大幅下滑,具体而言,2016年上海保港基金及张家港基金使用自有资金获得投资收益2575万元。

保税科技在当年年报中称,正是由于上海保港基金和张家港基金未实现预期经营目标,由此导致保税科技2016年实现的利润总额只达到2016年度利润目标的57.96%。

而在8月14日晚间公布的半年报中,上海保港基金和张家港基金的投资浮亏已达8422.67万元,这也是导致保税科技上半年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

对于投资亏损,保税科技曾向投资者解释称,保港基金2015与2016年都有不错的利润回报,2016年下半年开始受到股市大环境的影响,苏州高新股价一直处于低位震荡,给上海保港基金带来一定的亏损。但我们相信苏州高新是一家负责的企业,它会为投资者考虑。

截至一季度末,上海保港基金和张家港基金共持有苏州高新4.79%股权。

连带担保引火烧身

实际上,此次保税科技上半年出现业绩亏损,其子公司扬州石化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时间回溯至2013年,当年7月15日,邬品华出具借条,共向张兵借款1055万元,且以月利率2.5%支付利息,邬佳伟、江苏华润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达)为担保方;2013年8月16日,扬州石化签署了保证合同,对邬品华向张兵的借款向张兵提供连带责任的保证合同。

此后邬品华迟迟未能还款,去年3月,张兵与肖菲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由此肖菲成为邬品华的债主,张兵同时将附属债权的担保权益转让给了肖菲。去年的4月15日,扬州石化收到张家港人民法院的民事诉讼,因涉及民间借贷纠纷,扬州石化作为第四被告,被诉要求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今年6月3日,保税科技收到根据上述诉讼作出的判决书,扬州石化需对邬品华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保税科技称,出于谨慎考虑,公司将在本期计提预计负债1700万元左右。

那么彼时,保税科技为何同意扬州石化进行连带担保呢?

记者梳理公告发现,保税科技在2013年10月1日发布的定增预案中才宣布,公司拟收购仪征国华(扬州石化更名前)100%股权,交易方包括邱建峰、吴建高以及卢进芬,不过在上述定增预案中,公司未披露扬州石化存在连带担保的情况。

对于上述情况,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时收购的时候,子公司应如实向上市公司披露这笔连带担保,否则可能构成欺诈行为。

而实际上,直到2014年10月30日,因扬州石化被张兵告上法庭,保税科技才发现交易方邱建峰、吴建高以及卢进芬隐瞒了扬州石化对外担保事项,导致扬州石化成为被告。

根据保税科技半年报显示,子公司扬州石化因涉及诉讼计提预计负债1708万元,目前该案处于二审上诉阶段,对于该案的具体进展,8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联系保税科技董秘办,但电话一直未有人接听。